美专家:中美曾像“一国两制” 但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编者按:2020年11月11-12日,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CCG)在北京举办。11日中美线上论坛的自由发言期间,《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和香港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就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相继发表个人看法,内容十分精彩,观察者网特此整理二人发言,并将分别予以发布,供读者参考。

其中,弗里德曼的发言保持了《纽约时报》一贯的对华态度,其立场观察者网并不认同。不过,弗里德曼也很直白地指出了他眼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矛盾”,并预言了美国对华敌对政策可能导致的“窘境”。另外,其话语中传递的美国看待“异价值观”国家时的思维逻辑,也值得关注。

[编辑/观察者网 白紫文]

以下为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自由发言,作为第一部分发布:

感谢主持人。我来快速讲几点。我相信,1979-2019年是中美关系的史诗篇章,我称之为“无意识整合”。然而这篇史诗已经结束了。

这种无意识整合,对美国企业而言,是想在中国开工厂,想在中国建立供应链,想雇中国科学家,想让自己的女儿在上海学校学习;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是想在纳斯达克上市,想和美国公司合作,想让自己的孩子去哈佛大学或者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书。虽然这种整合不一定是彻底无意识的,但在去40年里,中国和美国确实做到了“一国两制”,中国和美国成为了真正的“一个国家、两套制度”。但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结束了?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中国是如何努力从贫困走向的中等收入。我认为中国采取了一套面向广泛的策略:难以置信地努力工作,难以置信地“延迟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指为更晚地获取回报而抵制立即回应诱惑的过程,观察者网注),非常专注于基础设施投资,非常专注于教育投资,“窃取”他人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不遵守”世贸组织规则,以及进行“非互惠”的贸易布局。基本上,我认为中国就是这样从贫困走向中等收入的。

我想说,过去40年中有30到35年时间,美国企业是两国关系定的关键因素。尽管贸易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美国企业不喜欢的事情,但每个人都还在赚钱。因此,美国企业会告诉美国政府“没关系,还可以接受”。这令两国关系保持在正轨之上。

然而在过去5年间,相当多的企业认为,中美贸易中“好行为”与“坏行为”之间的平衡,“坏行为”开始变得更多。他们不断向美国政府传话,并促成了唐纳德·特朗普的上台。我的观点一直是,唐纳德·特朗普不是美国催生的美国总统,但是中国催生的美国总统。他主张两国关系倒退,并高声强调着其中一些坏行为。这是特朗普诞生的背景,我相信中国人会对此有不同看法,但这就是我的看法。一系列问题导致维系了40年的关系模式已经崩溃,在这之上推动其崩溃的就是唐纳德·特朗普。

第二个原因,过去40年中有30年的时间,中国商品卖给我们的都是“浅层产品”(shallow goods),穿在身上的衬衫、裹在脚上的袜子、穿在脚上的鞋子、或是我们的屋顶太阳能电池板。美国卖给中国则是“深层产品”(deep goods),软件、芯片等这些深入中国系统的东西。中国以前不得不购买我们的深层产品,因为它别无选择,它无法生产软件、芯片和其它高科技产品。

而过去5年发生的事情是,中国可以制造深层产品了。华为的整个故事实际上只是这个冰山的一角。中国现在可以制造那些埋进我们人行道、嵌进我们卧室的聊天机器人、钻进我们公司的墙壁或我们五角大楼的深层物品了。

随着美中关系的发展,现在基本的结构性问题是,我们完全没有足够的信任去购买中国的深层产品。当中国只销售浅层产品时,坦率地说,我们根本不关心中国到底是独裁主义、自由主义,还是“素食主义”(调侃地笑)。这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我们只是在购买你那些浅层产品而已。然而,当中国想向我们销售深层的、非常深层的产品时,两种制度之间的价值观差异就成为了难以逾越的结构性问题。

我不知道这种关系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完全同意格雷厄姆(Graham,论坛嘉宾、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的观点,气候和核武器这两大要素迫使着我们,迫使中美必须共同努力。但现在我们必须以一种深思熟虑的方式合作,这很复杂。

三星和苹果之间的竞争算不上什么。华为和高通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华为是高通的客户、供应商、竞争对手、合作伙伴以及全球电信标准的共同制定者,他们之间有五层不同的关系。结果特朗普(对美国企业)说,你们不能再卖芯片(给中国)了。如果没有发生新冠大流行,我们谈论的话题就会是,我们对中国领先的科技、对中国的电信出口“判死刑”了。美国政府告诉美国公司,你们不能向华为出售华为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所必需的芯片、软件和操作系统,这是在给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判处死刑”。

中国不会坐视不管。你可以看到他们下一个五年计划的走向。他们要尝试建立完整的芯片供应链,从需求端到供应端,这样他们就永远、永远都不会再依赖我们的芯片了。现在他们做得还不是很好,中国还不像英特尔和高通那样擅长芯片制造。但我认为他们会做得越来越好。现在中国产品的芯片中,大约70%来自美国。如果中国掌握了供应链,哪怕不是今年,不是明年,而是五年后掌握了,到时候我们要卖给中国什么?他们不会再买我们的波音,因为波音不让飞。而他们再不买我们的芯片,我们就只能卖大豆给他们了。

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到底在做什么?美国已经向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宣战了,可能华为正在从世界各地每一名客户那里“搜集信息”,我搞不清楚,我什么说法都信。但我们最好坐下来、拿出一些证据,想想我们都在做些什么,是不是存在这样的可能,告诉华为说:我们允许你们给爱达荷州提供电信设备,我们会看看你怎么做,会观察你几年。如果我们不能体面地让国公司加入全球标准,最终我们将会在生活数字柏林,一个“双技术”的世界。

顺便提醒下,不要以为欧盟会站在我们这边。当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时,当三星可以在中国市场竞争而我们不能的时候,英特尔会怎么样?英特尔如何在欧洲与三星竞争?

我不相信这届(特朗普)政府,他们计划得很美、团队很出色,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不顾一切地发起贸易战,造成现在的局面。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深刻的战略计划。美国半导体行业,我敢打赌,没有一家会投票给特朗普,他们都是商人。半导体行业是我们的掌上明珠。而这届政府在动摇他们的处境。

现在有没有什么人跟我讲讲他们的战略到底是什么?拜托,我洗耳恭听。但我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整件事了。美国农民也在这场贸易战中损失惨重。美国纳税人花了数十亿美元救助他们,而他们仍在失血。半导体行业也陷入了混乱。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这就是我的两点看法。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